Rivian上市大涨后,别的电动货车怎样了?
汽车前沿
日期:2021-11-13 07:21


编译 / 朱   琳

编辑 / 孟   为
设计 / 师玉超
来源 / Autonews、The Detroit Bureau、TechChurch

作者 / Richard Truett、Joseph Szczesny、Rebecca Bellan


Rivian 在11月10日的首次公开募股(IPO)为其注入了近120亿美元的资金,使这家电动卡车初创公司的现金储备增至约160亿美元。


该公司股价在纳斯达克交易首日上涨29%,收于100.73美元,使其市值达到882亿美元,跻身成为全球市值第五高的车企。


但在这个领域,并不是每个初创公司都有机会成为Rivian这样的“成功者”,在电动货车的赛道上,还有更多的车企正在向着商业化落地前行,更有已经掉队的失落者,即使Rivian获得了巨额的融资,道路也并不轻松。


“成功者”Rivian还缺钱吗?


作用全球第五大市值汽车公司的Rivian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RJ·斯卡林奇(RJ Scaringe)可以不用再担心钱的问题了吗?


当然不是。


尽管从华尔街获得了意外之财,Rivian离过上舒适生活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160亿美元中的一半已经拨出。


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Rivian的净亏损近10亿美元。该公司表示,汽车销售的利润不会很快实现。


未来三年里,随着Rivian增加产量、投资新车型、开设服务中心、增加员工数量、在海外扩张、建立新工厂等,公司对现金的需求很可能会像特斯拉一样,回到资本市场为其财务充盈。


“我们预计,到2023年底,我们在资本支出上的累计支出约为80亿美元,以支持我们的持续商业化和增长目标,因为我们在基础设施上进行了战略性投资,包括额外的制造能力、电池生产、服务运营、充电网络。”Rivian告诉投资者。



虽然Rivian已经开始向零售客户交付首批R1T皮卡,并已转向成为一家创收公司,但未来几年的支出可能会远远超过收入。


事实上,根据Rivian的股票招股说明书,首批产品正在亏本出售,最近刚离职的销售和营销副总裁劳拉·施瓦布(Laura Schwab)对此表示担忧。


即使Rivian以全价出售其生产的每一辆R1T、R1S SUV和电动送货车,该公司仍无法盈利。


Rivian表示:“我们预计近期每辆车的毛利润为负,因为我们在汽车技术、制造能力和充电基础设施方面投资的固定成本分散在更小的产品基础上,直到我们推出更多的汽车并提高产量。这种动态将导致我们的毛利润亏损增加,即使我们的收入在短期到中期因产量增加而增加。”


根据Rivian的数据,到2025年,它还将面临很多笔大支出:


1、新工厂


Rivian在伊利诺斯州诺莫尔的工厂。该公司在美国的产能为15万辆,不足以让该公司的前三款车型实现可盈利的大规模生产。



2021年夏天,Rivian透露,它正在物色第二个工厂的地点,内部称为Project Tera。按照设想,该工厂还将生产电池包。它需要至少2000英亩的土地,公司计划在2023年开放。标价:50亿美元。


2、扩大产品线


Rivian将R3S、R4S、R5S、R3T、R4T和R5T等品牌注册为小型电动皮卡和SUV的商标,其中一些是专门为中国和欧洲等海外市场定制的。


新的车辆将需要一个与目前使用的R1T和R1S不同的平台。咨询公司麦肯锡估计,每一款新的电动汽车架构至少要花费该汽车制造商10亿美元。


3.兴建服务中心


2021年,Rivian开始在120个地区开设服务中心,这些地区被认为将成为Rivian最大的市场。此外,公司正在建造1000辆服务车队,用于公司技术人员向客户提供服务,这一成本当下还难以估量。


4.构建Rivian Adventure Network


该公司正在建立一个专用的直流快速充电网络,约600个站点,共3500个充电桩,供Rivian客户独家使用。该公司还计划在美国和加拿大建立1万个2级充电桩网络。这笔费用具体花费多少,Rivian没有提供预估费用。



但充电网络将是一项主要支出。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一款双插头商用2级充电桩售价约为7200美元。根据加州能源委员会的数据,一个带有四个插头的直流快速充电桩平均售价为103027美元。根据这一计算,Adventure Network和2级充电桩将花费Rivian约4.3亿美元。


5.法律费用


截至9月30日,Rivian只能在22个州销售汽车。Rivian正在与阻止它在其他28个州销售的力量作斗争,这可能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战。


该公司的战略在其股票招股说明书中概述为:“我们打算积极对抗任何此类限制我们经营能力的力量,并积极努力开放目前对我们的业务模式封闭的州。”


Rivian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获得了科罗拉多州、福蒙特州、佛罗里达州、爱达荷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销售和服务许可,这一成本也未可知。


加速商业计划的福特


Rivian不是唯一一家在电动货车领域上市的公司。


Rivian与其最大的投资者之一亚马逊合作开发了一辆电动送货车,目前正处于测试的最后阶段。这家互联网零售巨头已经订购了10万辆这种面包车。



福特也是Rivian的主要投资者之一。2019年4月,福特向Rivian投资了5亿美元,后来又增至12亿美元,并获得了董事会席位。


但在2020年10月福特新的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Jim Farley)上任后,福特减少了对Rivian业务的参与,把重点转向开发自己的电动货车。


一年前,即2020年11月,福特披露了其2022年款E-Transit,这是其畅销货车Transit的纯电动版本。现在,福特正在将这款车的预生产版本交给潘世奇卡车租赁公司(Penske Truck Leasing)和美国国家电网(National Grid)。


该计划显然是福特汽车展示其部分电动汽车的一个机会,这有助于将公司股价推高至多年未见的水平,并在其销售中占据越来越大的份额。


潘世奇正在使用这些货车提供送货服务,特别是最后一公里和区域送货服务。美国国家电网公司是一家跨国公司,在美国东北部拥有数个电力和国家天然气分销网络。


预生产测试由福特Pro管理,这是福特新成立的一家商用车子公司,以强调其商用业务。


此次测试正值福特与通用汽车新成立的BrightDrop电动货车部门展开激烈竞争之际。BrightDrop称,他们已经签订了一份重要的合同,最早将在2022年向联邦快递等大型运输公司供应其电动货车。



同时,福特公司计划利用其广泛的大中小型企业客户来销售福特Pro提供的服务和订阅,福特Pro目前是该公司努力提高商用车业务收入的引擎,它已经是汽车业最成功的企业之一。


福特Pro将使用潘世奇卡车租赁公司和国家电网公司在该项目中使用的预生产E-Transit货车的数据,帮助这些车辆在2022年初抵达全美各地的经销商时部署到他们的运营中。


福特Pro首席执行官泰德·坎尼斯(Ted Cannis)表示:“E-Transit商用货车和配套的福特Pro生态系统,尤其是端到端充电系统,在帮助实现这些目标和在不中断的情况下改变业务运营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潘世奇计划评估和验证E-Transit货车的能力、驾驶体验和特定应用的充电策略,包括向中小型商业企业出租。 


“我们很高兴与福特Pro合作,作为第一家引进和实际测试这些新的电动汽车的卡车租赁公司。”潘世奇卡车租赁公司总裁阿特·瓦雷利(Art Vallely)说。



“我们希望看到这项服务能被充分利用,希望客户有很强的兴趣来进行最后一公里的交付、区域性交付,以及最终消费者使用它来进行小型搬家服务。”


作为试点项目的一部分,潘世奇已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雷丁地区部署了一辆E-Transit货车。潘世奇的长期电动车计划包括在其更广泛的网络中增加电动货车,包括南加州。


狼狈与失落的Workhorse


在这个竞争激烈的领域,有成功者就有失败者,与风光上市的Rivian相比,正在亏损的电动汽车初创公司Workhorse Group就显得有些狼狈了。


在该公司第三季度的收益电话会议上,Workhorse报告了8100万美元的亏损,归咎于运营成本的增加和召回导致的生产暂停。收入也下降了57.66万美元,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因安全问题召回C-1000货车的客户退款有关。


2021年,在确保设计符合美国国家公路运输和安全管理局(NHTSA)制定的联邦安全标准之前,Workhorse公司售出了41辆货车。该公司被迫暂停销售以完成测试,召回所有车辆,并将产量降至每周两辆卡车。


Workhorse公司首席执行官瑞克·道赫(Rick Dauch)于11月9日承认,除了联邦安全问题外,C-1000可能无法胜任重型运输任务。该公司正在对目前的卡车设计进行额外测试,道赫表示,目前的设计“既不稳定,也不盈利”。



更有可能发生的是,Workhorse公司将放弃C-1000,并重新配置这款货车的设计,该公司在8月份曾表示可能会这样做。Workhorse表示,预计将在2022年年初提供产量预测,甚至承诺“从2023年开始,向商用电动汽车市场交付一流的汽车”。


如果不从投资者那里筹集更多资金,这可能很难做到,因为投资者可能对空头承诺持谨慎态度。道赫于2021年7月执掌Workhorse,当时该公司正忙着出货不符合标准的汽车,这些汽车的零部件是通过网上拍卖从亚洲购买的。


道赫承认,他接手的这家公司深受领导不善和缺乏沟通的困扰,烧钱速度不仅不可持续,而且完全有害。道赫说,Workhorse的供应链过去和现在都还没有达到一级资质,而且它缺乏一系列的生产系统,这对初创公司来说是很常见的。


尽管面临强大的阻力,道赫认为Workhorse仍有望取得成功,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宏观经济趋势和推动未来增长的监管因素。这场疫情只会强化整个世界正在经历的电子商务的重要性。


随着政府排放法规的收紧和美国基础设施法案的通过,对电动货车的需求只会增加。目前还没有人垄断这个市场,所以Workhorse认为自己还有时间振作起来,从这个蛋糕中分一杯羹。


道赫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基于我们资产负债表的改善和每月现金消费率的降低,我们在短期内拥有灵活的财务状况。”他还指出,Workhorse拥有“稳定的采购订单”和“强有力的客户支持”。


2021年第三季度,Workhorse的销售、一般和管理费用(包括“因员工人数增加、遣散费、股票补偿、法律费用和保险费用而导致的薪酬相关成本上升”)从2020年同期的600万美元增至1060万美元。


在财报电话会议上,Workhorse的首席财务官格雷格·阿克森(Greg Ackerson)指出,Workhorse通过撤销诉讼、将债务转换为股权、减缓原材料进口、取消了航空货运、通过增加内部专业知识减少咨询等方式减少开支。


尽管如此,这家初创公司的研发支出从2020年第三季度的160万美元增至280万美元,这主要与员工人数增加和咨询成本上升有关。


据推测,Workhorse公司需要在人才上多花一些钱,才能在失去“忠诚”客户基础之前,生产出一辆功能齐全、安全的电动面包车。


Workhorse的股价11月9日下午收跌3.6%,报6.64美元。自2月份以来,该公司股价已下跌逾80%。





这份报告,限量发售!


10个月新增3.36万家企业,换电的春天还远吗?



未来前十的巨头不倒下几个,怎么对得起这巨变时代



车圈大佬谁更喜欢“一鸣惊人”



轩辕之学年底彩蛋将会是什么


点击阅读原文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