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私自把穷老公的车拿去拍卖,看到车主卖家当场跪地瑟瑟发抖!
电动新能源
日期:2021-11-13 06:18

第1章

“楚尘,记住我跟你说的话了吗?”

宋颜看着眼前的男子,绝美的容颜不由得泛过了一抹苦涩。

这个看起来温文尔雅,英俊帅气的男子,楚尘,她的丈夫,入赘宋家已经五年。

可惜是个傻子。

“记住,不乱说话。”楚尘咧嘴一笑,下意识挠了下脑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傻子似的。

宋颜无奈,“上车吧。”

车子疾驰而去。

繁华禅城,车水马龙。

皇庭酒店,皇庭集团旗下的品牌酒店,位于禅城最繁华的商业街旁,今晚的皇庭酒店,格外热闹。

“平日里一直低调的宋家三小姐,竟然举办二十三岁的生日宴,还宴请了禅城各界名流,我感觉,今晚的皇庭,一定有大事发生。”

“宋家三小姐竟然才二十三岁,听说几年前就结婚了,宋家给她招了个女婿,而且,还......是个傻子。”

“圈内一直有传言,宋家这些年诸事不顺,请了高人来指点,最终才招了个女婿。”

前往皇庭酒店的路上。

车内很安静。

五年了。

宋颜开着车,眸子不由地泛过了一抹波澜,透过后视镜,看了楚尘一眼。

楚尘如同往常般,坐在车上一动不动,时不时嘴角上扬,露出傻笑。

宋颜眉头一拧。

二十三岁生日,同时也是和楚尘结婚的五周年纪念日。

五年前的那一场车祸,令宋颜过了五年荒谬的生活,今晚,正是结束这一切的时候。

宋颜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内心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期待了。

尤其是通过车镜看到后排坐着傻笑的楚尘,笑得很纯粹,甚至,宋颜知道,就算今晚过后,楚尘会被逐出宋家,露宿街头,甚至成为全城的笑柄,他的脸庞,还会是这副笑容。

前面的车子突然急刹,宋颜也是猛踩刹车,回过神来。

“楚尘,你可以听懂我的话吗?”宋颜自语,“今晚过后,我会给你一笔钱,你一定要藏好,离开禅城,我们终究......有五年的夫妻之名。”

车子在路上缓缓地行驶,越是接近皇庭酒店,宋颜越是有种莫名的心慌。

回头看一眼,楚尘已经靠在窗口睡着了。

宋颜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车子徐徐地停在酒店门口,酒店安保走上,打开了车门。

“楚尘。”宋颜回头,喊了几声,见楚尘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不由地苦笑,便将车窗打开,随即熄火下车,朝酒店安保说了声,“先让他在这睡一会吧。”

酒店安保看见宋颜的刹那间,神色不由地一呆。

美人如玉。

他有种看见仙子下凡尘的感觉。

下意识便点点头。

这时,一直在酒店门口等候的人已经走了过来。

“三小姐,家主已经在等你了。”

说话的人是宋家的管家,宋儒海。

宋颜点点头,下意识侧脸看了一眼车内熟睡的楚尘,便跟随宋儒海走进了酒店。

这一幕落入了很多人的眼中,眼眸纷纷地一亮。

他们都知道宋儒海的身份。

“刚刚到的,难道就是宋家三小姐?”

“太美了,刚才看见她的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心脏都要停止了。”

“那么,还在车上睡觉的,难道就是传说中,宋家三小姐的丈夫,宋家的傻子上门女婿。”

一道道目光集中了过去。

“果然是个傻子,这种场合下,竟然还可以睡得这么死。”

远处有哄笑声,带着鄙夷嫉妒的目光。

尤其是看见了宋三小姐的美貌之后,所有人都一致认为,这是一朵仙花跌落在化粪池上。

并没有人知道的是,此时,车内,熟睡的楚尘,胸口上的玉佩隐隐泛起了紫色的光芒,一道裂痕缓缓地出现......

一道声音在玉佩里面传出来。

“我他妈竟然将自己封印了五年......”

啪的一声,玉佩碎裂开来。

一缕紫光钻入了楚尘的胸口。

酒店房间内。

宋颜站在沙发前,她的面前坐着两人。

其中一人,宋家家主,宋斜阳。

“爸爸,张伯伯。”

宋颜开口,看了眼坐在宋斜阳身旁的中年人,西装革履,面容冷峻,宋颜清楚这个中年人的真正身份,他是一名来历神秘的道士,精通风水玄学。

“五年前,宋家诸事不顺,更是陷入绝境困局,幸好你张伯伯及时出山,并且算出破局之法。”宋斜阳的心情似乎不错,面容含笑,“这五年来,我们宋家虽是跌跌撞撞,但是,总算是度过了难关。只是......颜颜,五年,实在是委屈你了。”

“再过两个小时,亥时一到,这一段姻缘,便已到头。”张道士说道,“楚尘与你命中相生,此子虽有先天性缺陷,但身上背负一股浓厚的气运,这五年宋家也正是借着这股气运,破开死局,起死回生。我算过,今夜亥时一过,也正是楚尘身上气运耗尽之时。”

气运尽,姻缘散。

宋颜心头强烈地一震,眸子看着宋斜阳,“爸,那今晚,有必要这么大肆宣扬吗?我们可以直接让楚尘走的。”

“爸是为了你好。”宋斜阳说道,“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这五年来,禅城关于你的流言太多了,人人都知道楚尘的存在,都知道宋家招了一个傻子女婿,我也知道,这五年,你背后受到了太多的冷嘲热讽。今晚是你的二十三岁生日,必须当着全城各界名流的面,与楚尘,解除姻缘,再让他离开宋家。”

“爸......”

“这也不是你一直都在等的一天吗?”宋斜阳站了起来,“你为家族委屈了五年,楚尘的最后一缕气运,施加在你的身上了。”宋斜阳脸庞流露出笑容,望着宋颜,欣喜道,“还记得叶少皇吗?皇庭集团的大少爷,跟你有过数面之缘,最近宋家与皇庭集团有一项合作,他可不止一次向我暗示他的心意,叶少皇,他看上你了。”

皇庭酒店门前,一辆豪车平稳地停下。

酒店服务员和保安早收到消息在门口站成整齐的两排等候,车门打开,齐整的声音响起来,“大少爷。”

叶家大少,叶少皇。

浑身都散发着耀眼光环的青年才俊,禅城商界的天之骄子。

叶少皇面容含笑颔首示意,眼神深处也有一抹诧异,他想不到,酒店门口竟然会有那么多人滞留。

“庞经理。”叶少皇看着前面垂手站立的西装中年人。

庞经理目光下意识望向另外一边的车内,车窗还打开着。

“里面是什么人?”叶少皇问。

“宋家的三姑爷,传闻的那位入赘女婿。”庞经理连忙回答。

叶少皇视线轻轻地眯起。

他的脑海中,浮现起那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

迈步走过去。

不少人见此一幕,都纷纷屏住了呼吸。

一个是禅城天之骄子,杰出青年,一个是宋家入赘女婿,还是个傻子。

两人之间本不该有任何交集,可现在,宋家这个入赘女婿竟然在皇庭酒店门口睡觉。

“把他叫醒。”叶少皇停下脚步,嘴角抹过了一丝玩味。

这可是今晚的绝对‘主角’啊。

几人走上去,将车门打开。

“哎,醒醒了。”

“出来,叶少爷找你呢。”

一名保安还上车推了楚尘几下,楚尘毫无反应。

四周围响起了一阵哄笑声音。

宋家的女婿,在皇庭酒店门口,睡得跟死猪一样。

贻笑大方。

那保安走下了车,满脸的无奈看向叶少皇。

叶少皇神色抹过了戏谑,转过身去。

自己竟然还想着跟个傻子说几句话。

实在是太失自己的身份了。

然而,就在叶少皇转身刚走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我叫楚尘。”

车门侧,楚尘面容流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这位少爷,找我有事?”


第2章

叶少皇回头,酒店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楚尘的身上。

神色流露出怪异。

叶少皇本已经打算离开,楚尘竟然突然醒了,还主动向叶少皇打招呼,在众人看来,楚尘此举,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楚尘,一个来历不明的入赘女婿,在叶少皇的眼中,根本就如同蝼蚁般渺小。

“你就是楚尘。”

叶少皇缓缓地走上来,目光有神,看着楚尘,片刻之后,面容含笑,“久仰大名。”

话语一落,四周围不由得再次响起了一阵的哄笑声。

傻子女婿的名声,确实响亮。

楚尘的面容也带着笑意。

在众人看来,这是标志性的傻笑,尤其是在叶少皇的耀眼光环之下,他更显得卑微。

叶少皇来到楚尘的面前,一步之隔,叶少皇伸手过去,轻轻地整理一下楚尘褶皱的衣领,同时,噙着淡笑,压低着声音,“我听宋先生说,你入赘宋家以来,连一句完整的话都未曾说过,刚才那一句,算是你超水平发挥了吧。”

叶少皇自言自语,根本没在意楚尘的神情,“再说两句你也听不懂的话,你宋家女婿的身份,今晚到头了。宋家三小姐,将会成为我的女人,我叶少皇盯上的猎物,从来没有一个逃脱得掉,懂吗?傻子。”

叶少皇轻轻拍了下楚尘的肩膀,后退了两步,含笑点头,声音平稳有力,“欢迎来到皇庭酒店。”

说罢,叶少皇不等楚尘的反应,转身便走进了皇庭酒店。

楚尘看了一眼叶少皇的背影,伸手轻弹了一下衣领。

嫌弃他手脏。

“禅城,宋家,皇庭酒店。”楚尘喃喃自语。

在外人看来,这个宋家的傻子女婿又开始发作了。

站在酒店门口,念念有词。

“宋家鼎盛之时,在禅城也是可以呼风唤雨,现在,竟然没落到,要招个傻子来当上门女婿了吗?”

“真丢人。”

不少人摇头走进酒店。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楚尘,脑海里子飞快地回放着这五年来的记忆。

五年前,楚尘学成归来,意气风发,走在禅城的街道上,幻想着凭借着自己的一身本领,呼风唤雨。

殊不知,楚尘正拿出一张镇魂符来研究的时候,被一辆车撞飞。

镇魂符失控,锁住了楚尘的双魂五魄,封印在楚尘胸口的玉佩上。

这一封,便是五年,没有外力的干扰,只能等待震魂符的自动失效。

剩余的一魂一魄留在身上,令楚尘这五年来,都是浑浑噩噩,过着傻子一样的日子。

不过,五年来,发生在楚尘身上的事情,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莫名其妙,竟然多了个老婆?”楚尘自语,回过神来了,“不过,今晚似乎有休夫的意思。”

楚尘摇摇头,往酒店走入。

五年,他每天被人当成傻子来戏弄。

今晚,他更是要成为一个被抛弃的傻子,成为全城的笑柄。

“只是,这结局,未必如你们所愿。”

皇庭酒店一楼宴会厅。

楚尘低调走进来,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找一处较为安静的位置坐下,楚尘还在消化着这五年来的记忆。

那一张倾世的容颜,在楚尘的脑海里愈发清晰,不可磨灭。

“或许,她是这五年来,唯一一个没有嘲讽过我的人吧。”楚尘的眼帘深处下意识地流露出一抹柔光。

他的老婆,宋家三小姐,宋颜。

宴会大厅,各界名流齐聚,宋家三小姐的这一场生日宴,举办得格外隆重。

各界圈层的人都趁着这个机会交流着,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的楚尘。

房间内。

有人推门而入。

“听说楚尘在车上睡觉,叶大少把他叫醒后,就不见了。”宋儒海本想下楼将楚尘接上来,毕竟,今晚的宴会,楚尘,也是‘主角’。

“不见了?”宋斜阳皱眉,面带愠色,“发散一些人出去,务必一个小时内将他找出来。”

“爸,你放心吧,以楚尘的智商,能跑得了多远?”一旁,少年嗤笑,宋斜阳的小儿子,宋秋。

在宋家,所有人都知道,宋颜与楚尘之间的婚姻,不过是张道士策划出来帮助宋家破局之法罢了,五年来,宋颜与楚尘,也只是有着夫妻之名。

宋秋,自然更加不将楚尘放在眼内。

宋斜阳目光落在宋颜的身上,“颜颜,我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可今晚,关乎到你的名节。你更加清楚的是,对于楚尘来说,我们私底下让他走,跟在众多目光注视下,将他驱逐出宋家,没有任何区别,哪怕他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柄,他会意识到,自己就是那个笑柄吗?”

“三姐,你太善良了。”宋秋道,“如果不是五年前我们宋家救了他,这傻子都不知道能不能活到今天呢。”

宋颜站了起来,“我也出去找找他吧。”

“我陪你一起去。”宋秋冷哼了声,“在皇庭门口睡觉还惊动了叶大少,我看他果然是气运到头了。”

宴会厅。

楚尘的手中端着一杯红酒,静静地坐着。

灯光略显昏暗。

从记忆中走出来,楚尘伸了下腰,抬头一扫,怔了怔,他坐着的位置太偏角了,在今晚这样的场合下,基本上没人愿意主动坐到这边,可现在,身旁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这人刚好也抬头看向楚尘,手中酒杯轻轻一举,流露出礼貌性的微笑。

楚尘举杯回应,顺手便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这人愣了下,旋即也同样将杯中酒喝完。

两人并没有言语上的交流。

这名青年人的眼神明显流露着忧郁,他的酒杯再一次倒满了红酒,看了眼,突然抬头,看着楚尘,“江山与美人,你会怎么选?”

楚尘怔住。

这时,一名服务员走来,给楚尘倒了一杯酒。

服务员离开后,楚尘轻端起了手中酒杯,这一次,他回敬对方,同时说道,“我会选,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青年人的眼眸骤然抹过了一道亮光,又迅速消失不见,“两者,可兼得吗?”

楚尘没有再回答了,他站了起来,无缘无故跟一个陌生人谈论江山美人,楚尘觉得自己要坐实了傻子这层身份了。

楚尘刚走几步,一侧,却响起了一道尖声,“原来这傻子躲在这里了。”

还没等楚尘停下,几道身影已经是大步走上来,堵住了楚尘的去路。

“姐夫,没听到我叫你吗?”身穿着白色西装的青年人面容含笑,站在楚尘的面前,“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楚尘,我们宋家的女婿,我想,你们都听过他的大名了。”

楚尘看着眼前的人,宋庆鹏,宋颜的堂弟。

五年来,宋家没有一个人将他这个傻子女婿放在眼内,在楚尘的记忆中,宋庆鹏,更是以戏弄他为乐。

宋庆鹏身边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当然听过,今晚都传开了,宋家女婿在皇庭酒店门口睡得跟死猪一样,还刚好碰到了叶大少,被叶大少喊醒。”

一名挽着宋庆鹏手臂的女孩打量着楚尘,“看起来倒是一表人才,真没想到会是个傻子。”

“试试不就知道了?”宋庆鹏戏谑一笑,走到一侧,拿起了一个红酒杯,让服务员倒满了一杯红酒,随即吐一口唾沫下去,这时,早在注意这边的一些人忍不住轻微哗然。

“这,有些过分了吧。”

“别多嘴,都是宋家人,这是他们的家事。”

宋庆鹏顿了一下,端着酒杯朝着身边的几个伙伴示意。

几人都哈哈一笑,先后在酒里吐了一口水。

“喝了这杯百家水,绝对长命百岁。”宋庆鹏笑吟吟地走到楚尘面前,“姐夫,喝了它,今天就不打你了。”宋庆鹏同时感叹了一下,自己以前怎么就那么暴力,想不到这么有趣的方法来戏弄这傻子呢。

众人目光的注视下,楚尘接过了酒杯,看着宋庆鹏,神色茫然,“给我喝?”

宋庆鹏笑了,戏谑反问,“不然给我喝?”

楚尘点头,“哦。”

一步上前。

楚尘突然伸手,一手掐住了宋庆鹏的嘴巴,另一只手将那杯百家水直接往宋庆鹏的嘴里倒进去。

动作迅速突然,一气呵成。

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宋庆鹏已经将满杯的百家水吞了下去。


第3章

众人傻眼了,当场石化。

都没想到,楚尘竟然将宋庆鹏最后的一句戏谑反话当真了。

傻子的理解能力,实在有限。

而且,人傻力气大,一杯酒灌下去,宋庆鹏竟然完全没有来得及反抗。

众人的注目之下,宋庆鹏脸色都发白了,胃部一阵翻江倒海,猛地蹲下去狂吐起来。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就连刚刚那一直挽着宋庆鹏手臂的女孩,这时也嫌弃地后退了几步了。

喝过这杯百家水的宋庆鹏,女孩想了想,实在太恶心。

这时,宋庆鹏的几个小伙伴走上来,将楚尘包围住。

他们知道,宋庆鹏绝对不会放过这傻子。

哪怕是在今晚这个场合下,不狠狠地揍这个傻子一顿,宋庆鹏绝不解恨。

宋庆鹏站起来了,眼眸闪烁着狠光,死死盯着楚尘。

楚尘满脸憨厚真诚,脸庞还带着傻笑,仿佛根本感受不到即将到来的危险。

宋庆鹏朝着楚尘逼近。

四周围靠拢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了。

刚与楚尘喝了两杯酒的青年人,也下意识地侧脸看过去。

“楚尘,你在作死。”宋庆鹏的神色阴冷至极,他不会想到,自己这辈子最大的耻辱,竟然是个傻子带来的,宋庆鹏的一身白色西装,也染上了不少红酒,看上去狰狞而狼狈。

“怎么回事?”这时,突然地,身后有一道声音响起来,随即人群拨开,几人走过来,刚刚出声的正是皇庭酒店的庞经理,叶少皇走在最前。

“叶少。”不少人纷纷开口。

叶少皇走过来,眼眸也一直落在楚尘的身上,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庞经理走上前去,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这发生什么事了?”

宋庆鹏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内心,看一眼叶少皇,旋即指着楚尘,咬牙切齿地说道,“叶少,是他,在闹事。”

“今晚是宋三小姐的生日宴,不能让任何事情影响了宋三小姐的心情。”叶少皇开口了,看了一眼楚尘,淡淡地道,“既然事情是楚尘闹出,那么,就让楚尘道个歉,事情就过了吧,就当给我一个面子。”

闻言,宋庆鹏面容不由得变幻了几下。

楚尘害他当众出丑,结果只是轻飘飘的一声道歉的话,宋庆鹏没法接受。

可是,叶少皇的面子,禅城,没几个人会不给。

宋庆鹏抬起头,触碰到了叶少皇的眼神,叶少皇视线轻轻地一眯,神色抹过了一丝玩味。

宋庆鹏瞳孔轻微地一缩。

以他的实力,根本没有资格与叶少皇相提并论,进不去叶少皇的圈子,然而,就在近段时间,叶家与宋家有合作的项目,恰好正是叶少皇负责,宋庆鹏见过叶少皇几面,而且,基本上都是叶少皇向他了解一下关于宋家的事情,尤其是......宋三小姐。

楚尘,是宋三小姐的丈夫。

叶少皇没有帮助楚尘的理由,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叶少也希望可以通过这个道歉,羞辱楚尘。

借他之手。

宋庆鹏回头看着楚尘,已经心中有数。

迈步走向楚尘,缓缓地说道,“楚尘,听见了吗?今天是给叶少一个面子,你过来,跪下道歉吧。”

话语一落,围观的人目光再一次落在了楚尘的身上。

跪下道歉。

这宋家的傻子女婿,会听话吗?

楚尘的面容挂着淡笑,走上了两步,“我跪下吗?”

宋庆鹏冷笑,“不然是我?”

宋庆鹏触碰到楚尘眼神的瞬间,突然想到了刚才喝百家水的画面,面容骤然地一变,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不少人都在疑惑地看着他了。

宋庆鹏更是感觉到恼怒,他竟然被个傻子吓出了阴影了。

深吸了一口气,宋庆鹏的眼眸闪过了一道凶狠,“跪下!”

“宋庆鹏,你有什么资格让他跪下。”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来。

众人侧目看去。

眼神下意识地闪过了一道亮光。

拥有着仙子般的绝色,一身长裙勾勒出完美的身姿,在人群中走出,犹如仙花绽放,散发出迷人的光彩。

宋家三小姐,宋颜。

宋颜走来,身后跟随着宋秋。

宋秋看一眼宋庆鹏,白色西装上面染着的红色污迹,不由得愣了下。

他以为宋庆鹏在欺负楚尘,可眼前的一幕,更像是楚尘欺负了宋庆鹏。

宋庆鹏看见宋颜,内心发怵,没有了底气。

宋家人都知道,楚尘是个傻子,平日里,宋家人没少拿这个傻子女婿来取乐子,然而,没有人敢在宋颜面前肆无忌惮欺负楚尘,毕竟,楚尘和宋颜是名义上的夫妻,而且,宋颜也一直都在保护着楚尘。

今晚此刻,也不例外。

宋颜直接站在了楚尘的面前。

她没有去问楚尘什么,五年了,没有人比她更了解楚尘,他说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可宋颜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宋庆鹏这些人,又欺负楚尘了。

宋庆鹏的神色变幻不定,目光带着求助地看向了叶少皇。

叶少皇的神色淡定自若,朝着宋颜含笑示意,“宋小姐,我们又见面了。”

宋颜回应点点头。

“庆鹏,怎么回事?”宋秋问。

宋庆鹏眼眸狠狠盯了罗峰一眼,“他趁我不备,灌我喝了一杯酒。”宋庆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感觉到自己的胃翻滚了几下。

就连宋颜也都意外地回头看着楚尘。

五年来,楚尘一向都是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今晚竟然对宋庆鹏动手了?

看着楚尘脸庞的微笑,宋颜眉头一拧,面无表情看着宋庆鹏,她还是不信楚尘会对宋庆鹏动手,“他是你姐夫,敬你一杯酒怎么了?”

宋庆鹏哑口。

他不敢在宋颜面前说出百家水的事情。

“楚尘,跟我来。”宋颜没有再多说什么,都是宋家人,在这种场合下被人围观,太过丢人。

楚尘紧跟在宋颜身后,离开了宴会厅。

不少的目光都在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神情各异。

宋庆鹏的眼帘深处闪过不甘。

今晚的耻辱,不能就这么算了。

“鹏少,来日方长。”一人走到宋庆鹏的身旁,低声说道,“宋颜不会一直都在这傻子身边。”

宋颜带着楚尘来到了酒店二楼的小型会议室。

楚尘的目光一扫,再加上身后已经追上来的宋秋,宋颜的一家几乎都到齐了。

父亲宋斜阳,母亲苏月娴。

宋颜在宋家排行第三,两个姐姐都坐在苏月娴的身边,坐在对面西装领带,气宇轩昂的两名男子,正是宋颜的两位姐夫,都是禅城富商之子,门当户对。

宋秋是宋家这一点唯一的男丁,他走到宋斜阳的身边坐下,冷笑了一声,看着楚尘,“今晚长脸了,会给庆鹏灌酒了,还当着叶少的面。”

“叶少皇?”宋斜阳的眉头一皱,目光看过去,半会,说道,“颜颜,你坐。”

楚尘站在宋颜的身后。

他倒是习惯。

五年来,但凡有这种家庭会议,他都只能站在宋颜的身后。

“楚尘,你也坐。”宋斜阳道。

宋颜的神色微微诧异。

这可是五年来从未有过的待遇。

楚尘倒是没想太多,拉开了宋颜身旁的一张椅子坐下。

宋斜阳将面前的那一份文件夹,扔到了楚尘的面前。

“还会写自己的名字吧。”

宋颜将文件夹打开,上面一页纸,离婚协议书。

宋颜的脸色下意识地苍白了一下,内心深处仿佛被什么撞击了一般。

五年前,她是非常抗拒的,可一切为了家族。

五年来,她和楚尘朝夕相处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