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vs中创新航,为取证找奇瑞经销商买广汽传祺!附管辖权二审裁定
汽车维修
日期:2022-08-19 12:13

带图评论:老板,我买车,买你不卖的那种,然后告你——出自《喜剧之王》


宁德时代vs中创新航的专利诉讼,又有新进展。


2021年7月至9月期间,宁德时代针对中创新航提出5起专利侵权诉讼,涉及5件专利。


其中两件诉讼的管辖异议,近期出了二审裁定。



注意,是管辖异议的裁定,并不是侵权诉讼的判决,有些电池行业自媒体以为法院判赔了,就在大肆宣扬,这样是不对的。


总体来说,管辖的结果没有意外,侵权纠纷还将在宁德时代的主场——福州中院打一审。因为单件诉讼的标的不够2亿,轮不到福建高院来审。


请注意看裁决时间,是2021年4月11日,等于管辖异议的裁决出来之后的5月,宁德时代就将索赔金额从1.85亿元提升至5.18亿元。


反正每个案子平均也不到2亿,反正都得在福州中院打侵权诉讼...


不过,两份裁决书里还是有很多有意思的细节首次公开


首先是被告方,是制造电池中创新航和汽车经销商,被诉侵权的产品都是广汽传祺的电动车。

但是制造汽车的广汽,没有被告,也不能被告,因为是他宁德时代的客户...


根据媒体报道:

2020年,中创新航对广汽乘用车的装机量达2033.65GWh,宁德时代缩减为824.69GWh,前者是后者的近2.5倍。中创新航取代宁德时代成为广汽新能源的第一供应商。

显然专利战的导火索还是因为中创新航抢占了宁德时代的份额,宁德时代想把它,拿回来...


其次是涉诉专利。


如下图,是红框标出的两篇,一篇部分无效了,索赔1200万;另一篇索赔3000万,刚刚重新提出了无效请求。


其中201910295365.4这件专利,是比较典型的参数权利要求,之前两家曾经为此打过口水战。(传送门)


中创新航方面认为,这种参数专利是将市场上已经广泛运用的现有技术,纳入到专利保护范围之内获得授权,所以不合理。


口水战价值3000万起,因为这件专利索赔3000万!当然,也不知道后面索赔额改到了多少亿...



同样,此次管辖异议中,中创新航也是类似的意思:

它(涉诉专利)限定了极其宽泛的保护范围,几乎涵盖市场上销售的所有动力锂电池产品,属于在全国范围有重大影响的案件。

但是理由并没有被最高院接受,所以86号案子还是被驳回了,继续福州中院来审。



还有,就是侵权产品的取证,平平无奇地让宁德时代员工买辆广汽传祺的汽车。


两件案子“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分别是50万元,大概一半是买车的成本,剩下一小半才可能是律师费啥的。


买到的车估计也要被“杀鸡取卵”,拆电池,然后用于侵权的举证。


但是,买车买出插曲了!


广汽传祺的电动车,那就去广汽传祺的销售商、4S店买,对不对?


但是宁德时代员工去买车的那家销售商(第二被告),是专门卖奇瑞汽车的!


人家原本不卖广汽传祺,是在买方的要求下那家销售商才从其他地方调来了一辆广汽传祺的车,卖给宁德时代的员工。



中创新航的代理人找那家销售商询问,才发现了其中的蹊跷:


  • 销售商是宁德本地的;

  • 销售商之前和之后都没有卖过广汽传祺;


那专门找他买这有且只有一辆的涉诉侵权产品,算怎么回事?


而且,宁德时代的诉讼请求,就只让中创新航赔钱;而让奇瑞销售商停售广汽传祺的请求,简直对人家毫无影响!


于是,中创新航认为这是“诱导取证”和“设置陷阱”,坚决不能在这打诉讼,想把诉讼改到苏州中院去。


然而最高院认为,这是宁德员工以普通购买者身份正常购买的,不算诱导,所有又驳回了中创新航的请求。

宁德时代公司的员工向宁德星元公司购买涉案车辆,系以普通购买者的身份进行,现有证据不能证明宁德时代公司为了获取证据而对宁德星元公司进行了诱导。


宁德星元公司向宁德时代公司的员工(以普通购买者的身份)销售涉案汽车,并在自己并不专门销售广汽品牌汽车的情况下,从他处调货完成交易,系出于其自主经营的意思,并非宁德时代公司为了获取证据而委托其从他处调货。


本案侵权证据由自主、真实的交易行为形成,无论宁德星元公司是否仅销售了一辆涉案车辆,均不影响其实施被诉侵权行为的事实。

所以,一切又回到了原点,两家继续在福州中院打诉讼,下一步就应该是侵权诉讼走起了。


虽然两份裁定书的结果稀松平常,但是里面透露出来的细节,内行人是能看出来点门道的。


宁德时代的被告选择、取证过程等等,可真是动了不少心思啊!


附两份裁定书:


我是百科君,号称专利挖掘机的男子!

关注我!知识产权八卦、热点早知道!

本文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wyl860211@qq.com,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